皇家娱乐在线:没能看出“一步之遥”的好 叙事和角色我都没品出味 摘抄几段

电影里枪毙马走日,电影外狂喷姜文。姜文的每一部片子戏里戏外都是那么热闹。
电影作为艺术的一种,荒诞一点夸张一点也无可厚非。记得去年贺岁档上映了一部《厨子戏子痞子》开篇荒诞而又无厘头,可惜十几分钟后导演立马抖开包袱让观众看到背后的暗线,当时心想若是能将真相掖到最后再大白也许更加过瘾。在这方面,姜文淘气多了,想表达的意思到影片最后也没昭告天下,一副“马走日已随子弹而去,你们自己猜去吧”的小样,两小时二十分钟展现在观众面前的好像一场大型综艺晚会+说出你背后的故事,你若不爱相声,戏剧,选秀,双簧,美声中的任何一个估计都得愤而退场。还有绕口令一样罗里吧嗦得台词,一个不留神就得听睡过去。还有好多隐喻十足的对白,看完两天估计也想不明白究竟什么意思……
可它还是好看。
从没见过那么美的舒淇。片中的完颜英举手投足间洒脱而又妩媚,风华绝代一佳人,二三十年代旧上海得花魁就该是这副模样。
武六,正常人中的疯子;疯妈,疯子中的正常人。通篇武六做的事没有一件是那个年代女子做的,甚至当代也是极少的。看到周韵那一刻不由得想起太阳照常升起,总觉得她散发出的气息就是姜文想要表达给世人看的心声。
洪晃绝对是亮点,台词高能必火。
再来说说男演员。马走日,一个有底线的混子;项飞田,一个没底线的条子。象棋中马总比象少走一格,电影中义匪栽到恶官手里。一念之差,一步之遥,生死之别。混子就是混蛋么?警察就是正义的化身么?耳听的就是假吗?眼见的就是真么?
武七一出现就有笑点,文章得角色贯穿整个剧情走向,与葛大爷搅基卖腐暧昧丛生,实在是女有洪晃男有文章,不剧透,么么哒。
最后来说说场景和配乐。关于场景,之前宣传不假,整个场面夸张奢靡又符合时代气息,钱没白花;配乐一直是姜文电影的强项,此次依然很赞,美声扔在电影中搞笑又无违和感。
虽然是同一导演的作品,虽然她的英文名是gone with the
bullets,但它首先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别拿让子弹飞和它比较。它只是一步之遥

       总的来说,《一步之遥》并没有把故事讲好,没有把角色塑造好。故事讲不好,角色没塑造好,观众就无法真正把自己带入故事和角色心中。观众无法带入角色,那么营造剧情冲突的高强度对白也好,营造角色主观体验的魔幻手法也好,给观众带去的只是刺耳的声音和刺眼的镜头。
 
如同夜里喝醉酒的两个兄弟搂着肩膀举着酒瓶,在大道上边踉跄着边唱儿时的歌曲,他们俩是high爆了,可周围的路人就遭罪了。更可怕的是,路人们是被骗着掏钱过来当一把路人的。这不是观影水平的高低,是姜文自己的过错。

第一是舒淇的配音。如果大家都不熟悉舒淇的原声,配音倒也无可厚非,但是把一个带着浓厚北方腔(且给人一种水性杨花的感觉)的女人声音强加给舒淇这样的演员,制造出的效果不是惊喜而是反感。
第二是过多的旁白,而且是姜文融合了京腔及其他方言的旁白。按理说姜文不应该担心观众看不懂他的电影,但是添加这么多罗嗦的旁白,目的是为了什么啊?

回到最开始的标题,为什么我说这电影是姜文的梦,因为整部电影,就像是姜文玩儿出来的。或许真是应了那句“有钱就会任性”,让子弹飞的异常成功让姜文不再有任何担心,心知无论自己怎么拍,观众总会买账(事实也的确如此)于是便撒开了丫子拍出了一步之遥,无视主流商业片的需求,只把自己想要的想让人看见的东西放到电影里,然后一锅炖端给观众,这样的电影,一步之遥不是第一部也肯定不是最后一部。太空漫游2001其实不也是库布里克的一次“任性”之作吗?但库布里克虽然大胆,却对自己和观众有着清楚地认识。而姜文却高估了观众,以为观众能够明白并理解他的胡闹表达,更高估了自己,以为彻底由着自己性子拍出来的电影依然能够收获好评,最后,姜文的电影梦是圆了,观众对姜文的梦却被姜文自己摔了个粉碎。

    一步之遥,没能力把故事讲明白,却非要加入后现代意识。想玩后现代,却非要讲个俗套的故事。除了初衷是好的,结果既无后现代的思想深度,又无现代的文学能力。
  比如,舒淇对姜文逼婚,这个“女人要爱情,男人要自由”的套路,小说《过把瘾就死》几十年前一出来,王朔就已经把所有的技术细节和深度都玩透了。更不用说冯小刚后来将其稀释,拍了N部《非诚勿扰》。
  空城计玩一遍是艺术,玩两遍是技术,三遍就烂俗了。用默片的三镜头+俩字幕就可以交代清楚。当然,经典意味着可以翻拍以致敬,但不知道把红磨坊、好莱坞歌舞片、吉恩•凯利、《教父》、《八部半》、瑞芬斯塔尔和《意志的胜利》、卓别林和《大独裁者》、新市民电影、文明戏和话剧(廖一梅的)、韦伯和百老汇音乐节、雷蒙德•钱德勒和马洛、黑色电影、海派清口、郭德纲、阿尔莫多瓦和他的《缩水的情人》,再加上一点儿《了不起的盖茨比》,当然还有导演中意的周韵,这些大杂烩放在一起乱炖,对服务本电影有何用处和价值。除了最后开到月亮这个部分有点意思,其他都是重复了无数遍的各种大俗套。
    没文学能力,非想搞文学创作,这是一种盲目。把对老婆的欣赏,个人趣味放在工作里,不加深思的展示在镜头前,这同样是放纵了对自我的要求。最后,业余客串的那英、洪荒相当出彩,比内俩专业的女主角演的更好。不做作,人物活。倒也不是那洪二姐有多专业的表演能力,也不是俩女主角水平低。问题还是在于导演的控制问题——没文学创作能力,没有成熟的文学底本,却硬要凭空的塑造人物形象,反而角色就生硬、做作了。相反,不着力硬塑造的人物,那洪二位就特生动。
  
  姜文唯一延续电影创作才华的方法只有一个——与成熟作家合作,多找成熟的文学作品来改编。就象当年的《动物凶猛》,有了好故事,姜文是有超群的镜头语言转换天赋的,可以拍出超越原著,自成作品的电影的。但是,切忌少加入“大段的”个人语言习惯的台词。短小精悍、妙笔生花可以有,大段的抒情、叙述、议论必须克制。
  
  
  电影人的长处是镜头语言,不是文学语言。 姜文不是没实力,洪晃在车上用冲锋枪打女儿、姜文跳车跑向原野,被子弹打倒,再被周韵拉回到车里继续跑的段落,经典!但是,这样牛逼的镜头只是灵光一现,咔嚓一下也就没了。随即,就又转到了姜文在风车上大段的得卜得卜得的裹脚布三俗台词上去了。
  就算热衷台词,是否可以找个专业作家提高一下台词的艺术含量呢。如果想讲一个自己构思的故事也不是不可以,请王朔、刘震云、莫言,或者随便什么小说家,来帮着把这个故事写出来,构建起来。把语言搞通顺了,把台词逻辑摘练干净。找一个作家做整体控制、统筹剧本。 
  就算自认是伟大的堂吉诃德,咱把“风车”换成“水车”不成么?后现代啊,稍微动动脑子,搞搞新意思嘛。抄也要抄的专业一点嘛。你想暗示的这些所谓的暗喻、象征,西方已经玩过千百遍了。朋友,侬帮帮忙,好伐啦。
文学创作,不但需要灵魂,更需要千锤百炼的文字训练。一步之遥最大的问题在于台词的流俗,小学生作文的生编硬凑,想用春节联欢晚会般的“高、大、全”来讽刺春晚和庸俗艺术权威,结果(姜文葛优台词)语言组织的平庸,没解构人家,却先俗套了自己。什么发来电报,捐款慈善,超过王朔的3T公司颁奖了么?
  
  幽默,是一种能力,不是一种形式,不是你用了别人常用的幽默套路,你就可以幽默了一样。那样的话,什么人拿过侯宝林的相声选,站台上得卜得卜一下,就能成相声大师么?就能给观众带来美享受么?就能在幽默中批判现实么?就艺术了?世间最复杂的道理,往往是最简单的。
  没有艺术感染力的艺术是没力量的。很多自以为幽默的幽默,在旁人看来顶多是小聪明。种种技术上的不足,远远低于电影想展现出来的镜头野心。

武六逃亡时,一边对母亲的车开枪,一边却通过广播和她谈判。其母大怒,扬言要断绝母女关系,随后立马架起大冲锋枪对武六狂扫。这种表现手法有点类似广告创意:即通过一个极度夸张的形式去表现一个卖点或传达一种情绪。这种超现实的手段不仅能传达作者意图,还能博得观众会心一笑。

虽然我对一步之遥的故事是抱着“没那么复杂”的观点,有几个细节还是很值得思考的。覃先生曾经说“我记得当初坐在那里的不是你,而是独眼龙”
随后在王天王讲故事的场景里姜文便是以独眼造型亮相。前段马走日说“我都不知道我是谁了。”后半段武六便要给他一个假身份,让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重复两次打乱时空的细节呼应,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吗?我不确定,或许也只是姜文用来模糊别人的小花招而已,就和全片那样“模糊”的讲故事一样。

       在基本叙事、构架不能完成时,想抖落点个人对人生、对世界的庸俗理解,而彻底失败。没文学创作的能力不丢人,好好的发挥镜头转化能力也是一种才华,但是,电影人甘心么。
   一个电影从业者的艺术判断力、品位必须高于个人品位。放纵个人喜好是目前中国没有电影大师的原因之一。80年代、90年代这批导演,从所谓的体制中挣脱出来,靠的是个性。但个性太多,凌驾在电影之上,就自满、大意、矫情,但凡拍烂大片的导演,都这毛病。你们当年的锐气早没了。

对本片最多的吐槽都集中在这几个地方:

可惜,这种模糊人的讲故事方法,对电影并无本质提升,甚至可以说,成了一步之遥的最大败笔。有很多人将一步与太阳作比较,我不赞成,太阳照常升起故事也讲的很模糊,但它是有一个很实在的内核所在的,这个非常难说清,就是无论讲的什么,你都能感到导演实在围绕着一个东西在说,它具有着强大的戏剧张力,或许就是所谓的“主题”,总之你不懂,但你也可以看得很享受,想要继续看下去,这样的模糊故事,是用花哨的外层包裹坚实的里层,外面乱,里面更复杂。穆赫兰道,太阳,都属于这样的电影。一步之遥外面花,里面却是啥也没有,除了让人迷糊之外,没有任何作用,反而让它丧失了电影故事最基础的,应当具有的故事悬疑,冲突,和对观众的吸引力,也是让观众继续看下去的动力。因此,一步在故事都没有讲好的情况下,就算其它小心思再精巧,也只能是挠痒痒。

  
  又,关于加入话剧表演和舞台戏剧表演形式的部分,对于特殊的话剧台词的文学性,要求应该更高,必须高于整个电影对白的平均水平,否则不能制造电影中突然出现话剧表演形式的矛盾冲突。没有这个形式冲突的亮点,这个部分的技术性实验,就瘪了,失败了,画蛇添足。姜文在后现代层面,还比较稚嫩,需要在理论和技术上,不断提高水准。
  
 
  当然,如果将上面的所有逻辑和合理性全部推翻,换一个角度,如果,姜文真敢拍一部不要叙事逻辑,让镜头完全跟着情绪走的后现代电影,就象最后土楼追逐的那段戏,也许也是可以成功的。别忘了,一百年前现代主义的先锋电影,就已经做到了这一点。拒绝既定理性和理论规则。
未来主义电影,曼雷的达达主义,或者苏联的电影之眼学派,玩的就是这些东西。
  
  中国这些功成名就的大导演们,是否能放下身段,象当年对电影的痴情和冲动一样,多搞些小的实验电影,多搞些不过于受资本、市场影响的小成本电影。在降低成本的基础上,多对自己的艺术能力和技术,进行反复的试验、提高。别说后现代,即便是现代主义的先锋派电影,你也真的把握不了。野心太大,经验不足,想当先锋,却不顾电影规律、资本规律。在这一点上,中国目前成名的导演普遍心高手低。况且,中国当代艺术的所谓后现代美术相当弱,后现代电影水平能高么?当然不能。
  
  一边要考虑给观众讲个故事,非要裹上“叙事”这个裹脚布,一边又没有叙事能力,总在勉为其难的为《一步之遥》找叙事逻辑。这种太监上了青楼、你又没那功能的矛盾,还在于没真正的完全丢掉电影需要“叙事”这个心理的包袱,没有真正放开手脚,彻底的抛弃讲故事的欲望和企图。否则,也许真能出一部后现代电影经典出来,也未尝可知。但是,影视资本答应么?可以骄纵你不顾市场么?显然也不能。那么,所有的不成熟艺术手段和构思,就全部要观众来买单么?也许可以,但不合理。
 
  一步之遥的六个主题
  
  姜文这次居然把一部电影拍出了十部的体验当成骄傲?(ps:姜文接受访问时说过类似的话)难怪我们看了一部电影会“要你命三千”。上一个敢这么做的,毫无疑问是《富春山居图》。
  
  把《一步之遥》光怪陆离的叙事都剥开,它的主题并不复杂。荒诞,成长,救赎,新生,爱情,善恶,这六个是电影的核心主题。
  
   荒诞的主题
  
  先说荒诞主题。电影一讲荒诞,老影迷就明白,人的荒诞是为了表达时代的荒诞,荒诞的时代压抑了每个人真诚的内心世界,让人的言语和行为变得不可理喻,而主要角色在不可理喻中挣扎地释放自己的内心。姜文自己拍得最好的荒诞剧是《太阳照常升起》,故事和人物的荒诞成为右翼精神对文革这种左翼社会的控诉。
  
  《一步之遥》的荒诞来自于一边纸醉金迷一边水深火热的民国。有哪些经典场景呢?
  
  武七想洗钱,于是把选妓女花魁变成了全球直播选美。理由荒诞得要死——要把new
money洗成old
money,拾起丢下去的脸。话说民国哪里有意大利女人坐着有厨房的私人飞机?“我们这个时代就有私人飞机了”?
  
  由于马走日醉了一夜酒,大清国的辫子没有来得及自己剪,被民国剪了。别人剪的和自己剪是一回事吗?于是大清亡了。大清亡了,都怪马走日醉酒。若没有这一场醉酒,哪有那些军阀去做大帅呢?大清国和武大帅,谁是谁的爹,谁是谁的妈,真搞不太清楚。
  
  选花魁妓女,搞成了环球选美。环球选美,选的是花国总统。看上去是选总统,其实是背后军阀要洗自己。军阀洗白自己,成就了一场选总统的革命。观众们你别看这个舞台酷似春晚般荒诞,这就是历史,我们见证了这样的历史,我们本身就是这样荒诞历史的一部分!
  
  大帅要马办项飞天,法办儿子。儿子被带去嫖了?没事。问题在于,嫖的是老爸去的地,老爸嫖的人!军阀派系儿子们和爸爸们打成一团,抢的不就是自己的地盘和女人吗?怎么解决矛盾?德先生和赛先生啊。赛先生不是都造了大炮了吗?光那样还不行啊,赛先生还要用来改造人,要让人能弯腰手够着地,能开怀大笑。开怀大笑了,父军阀和儿军阀不就和好,一个桌上吃饭啦?
  
  《枪毙马走日》让故事角色自己去做电影的演员,让角色成为奸杀戏的演员,让演员成为被枪毙的角色。让戏里的马走日成为戏外被众人误解的姜文,让戏外的观众称为戏里吃人血馒头的王天王。这是电影的两条支柱,也是现实的两条支柱
  
  武帅从法租界引渡马走日,这是一国的耻辱,却做成了一国的荣耀。一大堆学生模样的演员,整齐划一地喊着“中国的事中国办”,荒诞得就像中国人跑到巴黎和会去要自己的山东胶州湾一样。威武的仪仗队里还不时闪过万字旗的影子——这是在创造历史,我们见证了这样的历史,我们就是这历史的一部分!
  
  武帅取小老婆是政治联姻,原来取小老婆还可以找这个借口啊!高明!当看到那个俄国小老婆时,你又不得不为武帅掉下同情的泪水,辛苦了!大老婆为娶小老婆做翻译,也辛苦了!东正教要嫁小老婆,都辛苦了!苏联都已经建国了,还要娶一个这么肥胖的卡捷琳娜,那一嘴亲上去真是勇敢。别看武帅一个土老帽样,人家能唱意大利语的饮酒歌啊!惊讶吧!唱完了结果还是土老帽,惊讶吧!连姜文老婆周韵都能唱咏叹调,惊讶吧,大家都不知道吧!!
  
  各种荒诞场景不停轰炸着观众的大脑,到故事的后面,父亲教女儿娶小老婆,老妈教女儿搞四十个男人,至于拔枪相射,开着高音喇叭用“告台湾同胞书”的语气撕逼,都不算什么了。
皇家娱乐在线,  
  
  电影里用到荒诞的场景,一定影射时代,一定影射时代下被压抑的人心。光看这个主题,《一步之遥》表达得很好。
  
  成长、救赎、新生的主题
  
  马走日是有原罪的,这个原罪并不是害死了完颜英,而是他没有成长。马走日的青春期,随着大清国的戛然而止,缩进了角色的体内。如他所说,他成了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这个长不大的孩子让同样沉浸在青春期的性、冲动、暴力中的巨婴姜文来演,再适合不过。
  
  正是因为长不大,马走日把儿童的顽劣带到了成年的生活中。他在待人上顽劣,把江山覆灭说成一人之醉;他在做事上顽劣,把妓女选举办成了全球选美;他在爱情上也如此顽劣,伤了一个伤痕累累的妓女追求唯一依靠的那种绝望的心。
  
  并不是因为马走日害死了完颜英才有罪,而是因为马走日有罪他才害死了完颜英。马走日想摆脱罪,来到了武帅府求援。然而武帅的权力或许能让他拜托身上的罪,但他心底对武六的情愫却激发起了他心灵上背负的罪。马走日没办法向感情世界的法官来请求赦免。于是他流亡了。
  
  世俗的杀人罪行,可以躲藏在民国的老照片中苟且一时。但心灵中辜负人的罪,却永远没办法解脱。所以王天王演的戏,并不只是在侮辱马走日,更是在侮辱身为妓女但内心不泯的完颜英。是马走日的罪让完颜英安详优美的死状被世人侮辱。
  
  马走日内心震撼了,有承担责任的冲动了,但他的自私和幼稚还拖着后腿,因而他先去行贿。行贿失败后,终于挺身而出。这是马走日第一次成长了,他终于敢于承担自己的责任了。
  
  第二次成长则是全戏的结尾。自私的马走日被陷入爱情中的武六救走了,这是他身体得救的唯一机会。武六也向他求婚。但是正是马走日心灵的原罪,伤害了上一个向他求婚的女人,他还要再伤害这一个人吗?真是因为他身体的原罪,连累完颜英覆车而死,难道他还要因为身体的罪没消,继续让武六和家人兵戎相向吗?
  
  马走日再次成长了,他用自己身体的死,来实现对武六的保护。而他为了别人挺身而出的牺牲,救赎了他心灵的原罪。他在“not
to be”和死亡面前,选择了死亡,终于完成了马走日的“to be”。
  
  马走日获得了成长,获得了救赎,获得了新生。死亡就是他的新生,新生的马走日摆脱了虚荣,拜托了原罪,所以才能从容淡定地做旁白,给我们观众讲这个故事。旁白的马走日,就是新生的马走日,看到最后才能恍然大悟。
  
  这三个主题串在一起,是不是好题材呢?是好题材。
  
  
   爱情的主题
  
  马走日的爱情不是《一步之遥》的爱情,《一步之遥》的爱情是完颜英和武六的爱情。这是两个娜拉出走的故事。
  
  一个娜拉是完颜英,她表面上贵为妓女中的花魁,花国的总统,本质上是嫖客们的玩偶。她敢于抛弃浮华,想和马走日从花国般的玩偶之家出走,寻求一个真诚而平淡的爱情生活。
  
  另一个娜拉是武六,她表面上贵为大军阀的千金,不仅有随便冤枉人的能力,还有随便不冤枉人的能力。但这是一个只有利益的世界,父亲教她讨小老婆,母亲教她搞男人,都为了各自的利益去欺骗内心,一辈子顶不上真实的一分钟。她只是物质利益博弈中的一个玩偶,恰如她在百般屈辱之中还要浓妆艳抹,和父亲一起为荒诞的取小妈婚礼唱上一曲饮酒歌。她的学识只是取悦这些人的玩偶。
  
  于是武六也要和马走日从帅府般的玩偶之家出走,追寻一个真诚而冒险的激情生活。
  
  这不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和《让子弹飞》里那种冲动或隐忍的大男子主义的爱情,而是女人视角的爱情。追求的不仅是爱情,更是女性对自己生命的选择,对社会规则压迫的唾弃。
  
  姜文觉得自己写不好这些剧情,还特地请了廖一梅。廖一梅也的确把细节写得相当好。然后找到了舒淇和周韵这样能用眉宇演女性内心戏的好演员。
  
  这样一看,电影里的爱情故事是不是挺棒?
  
  善恶的主题
  
  两大影帝再次聚首。马走日,项飞田。一个最终为了死者的荣耀挺身而出直面死亡,一个却为了自己的利益诬陷昔日的恩人。一步之遥,天渊之别。特别是项飞田的险恶,用极其微妙的字句刺激武七,成为他手中的一个棋子,把马走日的命运推向绝路。笑里藏刀,口蜜腹剑,人之险恶何至于此!
  
  六个名贵的主题,一堆魔幻的调料,熬干了观众,成了一锅烫嘴的药渣
  
  姜文把六个优秀的主题一锅炖,还用重口味的艺术手法,是《一步之遥》最大的败笔。这不是观众审美出了任何问题,不是编剧的心血撒的不多,根本是姜文自己犯的过错。
  
  首先第一个问题是,角色刻画肤浅而杂乱。姜文和葛优,两大影帝需要有《让子弹飞》一般的对手戏,一次次共同面对的场景,一次次截然不同的选择,才能把善恶间一步之遥的主题雕琢清晰。然而葛优的戏分大多让给了舒淇和周韵,甚至最后连结局都来不及交待,成了第最为失败的主题。
  
  舒淇和周韵的故事非常丰满,但娜拉出不出走的一步之遥,需要观众带入他们的角色才能体会得到。然而叙事的主线总是从迫切需要成长和救赎的马走日那里拉到了姜文身上。两个娜拉成为了观众眼里的墙画。
  
  若要能体会马走日的成长和救赎的一步之遥,则需要观众能认可马走日的内心。这样一个角色需要拉低身段,让观众俯视他,同情他,然后体会他。而姜文的高傲把这个角色内心包裹在插科打诨和欲言又止中,要读懂姜文才能读懂马走日。观众首先体会到的,却是我是不是艺术水平不够,我敢不敢指出皇帝没有穿新衣的焦虑感。
  
  单独来看,即便是姜文的才华,也不可能在140分钟里把《一步之遥》的每一个主题做的比别的电影人专门探讨得更好。
  
  荒诞的主题,《一步之遥》远不及姜文自己的《太阳照常升起》。《钢的琴》也很荒诞,就荒诞得很感人。
  
  爱情的主题,能比得上许鞍华《男人四十》中面对责任和爱情的两难纠结?
  
  救赎的主题,姜文自己的《寻枪》也是能做到震撼人心的。前面提到的《七磅》更是值得体验
  
  成长和新生的主题,今年之内已经佳作频频,最优秀的当然是《地心引力》。即便是成长、新生、救赎的一锅炖,《一步之遥》还不如宁浩的《无人区》、《新花路放》。想一想《GATTACA》或《阳光小美女》,更是相差万里。因为《一步之遥》没有铺垫好矛盾和挣扎,无法给人带来内心深处的激励。
  
  有没有能够炖好六个主题的电影?有
  
  这个电影就是口口相传的《大话西游》。姜文无意之中弄了一部和《大话西游》架构非常相似的电影。大话西游恰是同样蕴含了六个主题的。
  
  在极端自私自利的残酷社会背景下,每个聪明的人无论是妖怪还是强盗都把自己伪装得极度愚蠢。而那些看起来很牛的人总是如纸老虎一般一戳就破。如此荒诞无稽的时代,主角其实是个长不大的巨婴,玩世不恭,善于忽悠,不敢承担任何责任。而这一原罪使主角在关键的抉择中伤害了女人的真爱。因为内疚使得主角逐渐加深了对爱情的理解,最终让主角甘愿牺牲自己挺身而出,获得了救赎,立地成佛。
  
  而《大话西游》和《一步之遥》有三个至关重要的区别。
  
  大话西游拆分成了两部,第一部核心的主题是荒诞,第二部核心的主题是爱情和救赎,没有一锅炖。
  
  大话西游只有至尊宝一个主线角色,其它所有辅助角色都没有独立的叙事空间
  
  大话西游用低三下四的无厘头来安抚多元主题对观众的冲击,引人入胜;没有用曲高和寡的魔幻手法,轰炸普通观众的眼睛和耳洞,让观众疲惫不堪。
  
  姜文和周星驰是我心目中完全不同世界里的人,居然在这部电影的分析过程中以不太好的姿势碰撞到了一起,真是令人伤感。
  
     《一步之遥》不是艺术电影曲高和寡,而是商业电影欺诈观众
  
  姜文接受访谈时说过一番话:
  
  “法国有很多是艺术家的导演,为什么可以产生?因为他们有足够的观众愿意去理解。中国的有些观众,就理直气壮地没有羞耻地说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我看不懂。”“看不懂电影就这么说话,是可耻的。看不懂这个电影也是可耻的。因为看不懂造成电影票房不好,只有我们这儿才敢这样说话。”
  
  要我说,首先,人们艺术水平层次不齐,看电影的目的五花八门,看不懂艺术电影的总是大有人在,他们坦诚自己看不懂,没有什么可羞耻的。
  
  如果《一步之遥》像《太阳照常升起》那样真是一部艺术电影,导演或许可以说“爱看看,不看X”,先做好声明,然后静等知音。
  
  然而《一步之遥》是号称投资高达三亿的大制作。如此大的资本投入,一大块给了制作,一大块给了演员,还有一大块给了发行,目标肯定是赚大钱。制片方明确预期了票房破二十亿大关。
  
  二十亿票房,就意味着《一步之遥》肯定是希望吸引大多数观众,懂艺术电影的观众,不懂艺术电影的观众,都为了这次观影体验给制片方掏钱的。结果观众果然冲着铺天盖地的商业宣传,冲着姜文的名号满心期待花钱去了,却被痛苦地折磨了一番,当然有权力不满。因为他们被骗了。
  
  
引文摘自:
豆瓣成员@域外的文章 《即便后现代,也不带这么得卜得卜得的》
豆瓣成员@夏歌的文章 《失败的是姜文,观众不是“王天王”》
豆瓣成员@马马也的文章《姜文影迷的自我修养》
  

第五是台词过于罗嗦。比如武七和项飞田、王天王三人商量要杀马走日的时候,武六忽然说“去死。”武七问:“去死?”武六:“都去死。”武七:“都去死?”武六:“你们三个都去死?”武七:“我们仨都去死?”虽然姜文已经用快速剪辑的方法想营造戏剧冲突,但在观众眼里,这样的对话不仅罗嗦,还落下个“台词注水”的不良印象。

马走日和项飞田举办了选美大赛,完颜英夺魁,之后完在与马在一次说走就走的约炮中挂了,马寻求武六帮助却意外救了被困的项,自己却只得逃亡,因一次殴打导致被抓,又因机缘巧合,武与项等人决定施计让其脱身,却几次计划都要以失败告终,武最终决定与马逃跑,马却因不愿拖累武决定自首,以被杀结束。

此前知乎上有网友分析说,《一步之遥》首映后网上一边倒的差评现象是因为出品方故意这么干的,目的是因为他们知道这部电影不太符合多数观众的审美,干脆主动降低影迷对电影的期待,等真正看完电影后心理落差就不会太大,反而会给出一些比较宽容的评价。

姜文电影最被人津津乐道的是什么?正是他的讽刺与隐喻,或许还有让子弹飞里那精心琢磨出的逗趣巧语,姜文这次并没有忘记这一点,可是在一步之遥故事已经翻船的情况下,这些本来应该是优点的东西,反倒成了缺点,因为它让这部电影变得更加不信服,无论是讽刺,隐喻,还是耍小聪明的逗趣台词,它们都是刻意插入的“段子”,要让观众不察觉你讨巧的目的,就要在他们对电影的注意力达到高点时抛出来,这样观众才会为你的巧思拍案叫绝,用一句很俗的网络语言来形容,便是“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那也还蛮带感嘛”。可一步之遥的观众还没投入进故事,段子台词就已经跑了出来,没有了前者做为让观众移情的基础,“目的”被观众发觉,电影瞬间就会充斥满满的“设计”感,而上次让我产生这样感觉的电影,是韩寒的《后会无期》

而且你们没发现吗?除了那部被禁的《鬼子来了》,他的其他4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太阳照常升起》、《让子弹飞》、《一步之遥》有一个规律,就是一部高票房高口碑的作品之后,下一部就是低票房低口碑的作品。所以,不管你们眼里的《一步之遥》是什么样,我还是会期待他下一部电影。

应该没说漏吧?是不是看完我这么一大段,好像这个故事也并不算简单?可是事实上,在完颜英死后的剧情全部都在电影的后半部分。而前半部分实际就三段戏:被N多人说过的开端仿教父戏,春晚一般的选美戏,舒淇和姜文的调情戏,三段戏按时长1<3<2,选美部分可以说没有任何故事情节,纯为秀技术,耍嘴皮,好玩儿,一场纯粹的秀。歌舞场面高速运动的摄影,快速凌厉的剪辑,主持时德云社一般的捧哏逗哏,就这么演了三四十分钟。好看吗?好看!有意义吗?没有!

火车内的明亮暖黄色和身着泳衣的女孩们同样也是欲望的表现,不过这次的欲望比较纯洁,因为马走日对那些大腿视而不见,眼里只有武六一人,从他孩子般的笑容中可以看出,那一次的相遇,他的确是喜欢武六的。

既然故事不复杂,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说看不懂?个人认为,是姜文把故事讲的太“花样”了,各种或诡异或跳跃的蒙太奇,各种超现实的意向插入其中,例如那个巨大的月亮,那个模仿默片的“片中片”,那个姜文死去时的独白。在我看来,这些不过只是电影用来表现的手法,但普通观众第一反应会是用现实的理性逻辑分析它,为啥会有个这么大的月亮?人怎么死了还能说话?不科学啊!于是就迷糊了。其实整个故事,就是死去的姜文给你把他的故事从头讲一次,这个方式并不新鲜,日落大道,美国丽人,都是这么做的。(当然,如果有高人能够分析出这个表层故事之下还有另一层故事,我也乐意接受)理解来了死人讲故事这一点,对于电影中那些荒诞不合理的剧情或意向就很容易明白了,这并不是一个从客观角度描述的故事,而是一个人以主观角度来回溯的,它必然不是全真的,它会有夸张,会有超现实,甚至可能有捏造。这个真假到底占多少,就留给观众自己把握了,作为一名明白的的导演,姜文也不会把真假说的那么实,一个优秀的导演,会留下空间给观众,姜文还不至于蠢到在电影里堵死这层空间。

PS:被删减的片段中,有一段长达四分多钟的单口相声:三甲选手中除了老外和舒淇之外的那个中国女人在台上滔滔不绝的发表了一场关于“屁”的演说,最后还把弗洛伊德扯进来了,也挺无趣的,得亏有关部门怕这段影射了什么被观众解读出来而把它删了。

在看一步之遥之前,就听到了网络上的各种呼声,最显眼的一个词就是“难懂”,我以为这是又一部太阳照常升起,可看完后却觉得,这故事,至少面儿上的故事分明很是简单,甚至太简单了。

通常一个导演会如何拍摄一场拍摄抽大烟抽嗨了的戏?无非是镜头模糊、摇晃,然后屏幕一黑,切换下一个场景。但姜文的方法却是让两个人驾着轿车开上了月球。虽然这是致敬经典影片,但他嫁接的非常到位。要知道,致敬一旦没弄好就会变成山寨。

本片最出彩的两个角色非武家莫属:他们就是武六的爹和妈。武大帅是个粗人出身的军阀,肚子里没有墨水,对外蛮横霸道,唯独对媳妇言听计从,就是因为这个教师出身的女人有文化。否则凭什么在一堆磨人的小妖精面前稳坐头号媳妇的交椅呢?而这种“暴发户对文化外衣”的需求,即便在今天也遍地可见。

《一步之遥》是部“饱满”的电影。

项飞田被武大帅关在牢里,浑身被各种器具套在一起,像一只马的造型,原因是武大帅要让他变回猴子,先变成马过度一下。这场戏既有一定的幽默感,又有适当的荒诞感,这种情节也是其他编剧和导演不敢写不敢拍的,因为一旦没拍好就会很莫名其妙。

第三是文章开头的长篇大论。这段模仿《教父》的开头无论是光影还是表演都很到位,姜文的造型气质也很贴切,但是长达三四分钟莫名其妙的台词直接让多数观众大喊“无聊”,如果能按照《教父》原本的节奏拍下去,口碑也不至于现在这样。

王志文的王天王在台上虽然饰演的是马走日这个负面角色,但在生活中却是高高在上的“艺术家”形象,对于乔装打扮的马走日根本看不上眼。但在武六和项飞田等军阀和当权者面前却是一副唯命是从的形象。这种势利嘴脸,诸位是不是很熟悉呢?

归根结底,本片最大的问题在于没讲一个简单易懂的故事,而这是目前中国电影市场最需要的。除了情节稍弱以上这些槽点之外,《一步之遥》在其他方面的高完成度照样把一大堆其他国产片甩好几条街。这么说显得我是姜文的脑残粉,事实上,我的确是,不过以下好评可不仅仅只是脑残言论。

首先是色彩的饱满。
这一点应该毫无争议,选美大赛的华丽金色舞台、与武六初遇的暖黄色车厢、结尾绿油油的草地和鲜艳红色的碉楼,这些丰富的色彩被姜文融合的恰到好处。且每一种色彩都被赋予了不同的意义。

就我的观影感受而言,确实符合以上情况。多数人应该和我一样,不会因为首映后一边倒的差评就不去电影院看,对于姜文这样的导演,没多少人会怀疑他在电影方面的专业能力和内心热爱,也不相信他会拍一部媚俗的作品。

第四是情节上犯了和陈可辛在前不久刚犯过的错误:在一部电影里讲了两个故事,硬生生把一部电影截成上下两段。上半段从举办花国大选到舒淇逼婚再到抽大烟意外身亡为止,影片进展到这里,观众已经对两人的感情有了期待,但后续的故事却是武六爱上了马走日并帮他越狱。这就让观众犯难了:到底是接受哪个故事呢?

绿色是生命的颜色,姜文把马走日的死亡场地安排在那么充满生机的场景,或许是想营造一种反差吧。可惜马走日说着说着就死了,这结局我没看明白,权且当作是开枪的人实在忍受不了他的罗嗦吧。

最后是想象力的饱满。
那句经常用来形容香港电影黄金年代的“极尽癫狂”的评语,同样适用于评价本片。

选美大赛上金光闪闪的舞台、全球首次直播的麦克风、白花花的美女大腿,映照出的是人们内心高涨的欲望,再联想到故事的背景,这种乱世狂欢更增加了一丝荒诞。

姜文拍电影最大特色不就是任性嘛。每部片子总要选几个非职业演员,说台词速度总是超于正常电影,色彩要么超艳丽要么干脆黑白……万幸,任性的姜文是个有天赋的孩子。

还是说说电影本身吧。
姜文在接受某杂志采访的时候提到过:这部电影很饱满。而“饱满”这个词确实是形容本片的最贴切词语。无论是人物造型、画面色彩还是台词、剪辑,都散发着浓浓的“姜式”荷尔蒙气息,但有些地方满过头了,适得其反。

姜文在电影对舒淇说:“我还是个孩子。”这句话可以当作马走日的形象注解,也可以看作是姜文的内心骄傲。孩子意味着什么?任性呗。

相比《让子弹飞》那样“站着就把钱挣了”的电影,这次的《一步之遥》依然能够做到这一点,唯一的区别是两部电影对待观众的态度:《让子弹飞》里姜文还保持了一个与观众平等沟通的状态,到了《一步之遥》就明显带着让观众跪舔的心态——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反正你们都会来看。

其次内容的饱满。
选美比赛现场几乎再现了央视春晚的华丽、劳民伤财以及各国人民发来贺电的祥和氛围,并且姜文的表现形式比春晚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这种赤裸裸的讽刺并没有提升影片的好看性,因为它仅仅只是“再现”了一场无趣的狂欢。